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速度轮滑 > 正文

臧瑾:我为什么要画画?

类别:速度轮滑 日期:2017-3-26 20:54:44 人气: 来源:

  人生短于三行墓志铭。这话谁说的?我忘了。

  但他说得对。我,男,1957年生。毕业于中国新闻学院。当知青2年。当兵8年。当工人2年。当记者18年。九十年代下海当出版商至今。2015年7月4日画第一幅油画......

  我为什么画画?不知道。下乡写剧本,当兵写小说,自小学提琴,当文体记者,出版文艺书籍......我这辈子,扭住文艺不放,以至青城山一道士算命,说我离了文艺会饿死。

  色块、线条、空间......有了点钱后我除了收藏西藏文物,也爱上了书画。收藏了程丛林、何多苓、黄永玉、王易、彭先诚等人的画作。收着收着忽然手痒了,于是拿起了画笔。

  小孩子需要鼓励,大人更需要!何尝不是?当我把第一幅素描《桥》发上朋友圈,受到大家好评。朋友圈是个好东西,只见画,不见人,不会当众丢人现眼。画家廖新松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夸我,这让我觉得毕加索、梵高也是容易当的,后来认识到我错了。

  还是不敢画带颜色的。我这人天生自信,但这回败给了自信。迟迟不敢买油画颜料。多谢小鱼姑娘,她把画剩的油画棒给了我,我小媳妇儿似的买了几块菜板大的油画板,怯怯的开始了。

  小鱼把我画的一幅《桌花》用手机发给何多苓。何说,这张好!何多苓什么人?在我心中是个神。我于是信心满满,挂上风帆。

  洱海边的浅滩上,搁着一条古老木船。它老了,沧桑了,下不了海了,但每天望着洱海,从日出到月落。野花爬上了它斑驳的船身,怒放!这是大自然给古船的最高礼赞。我把我见到的凭记忆画了下来。洱海平静,画完我心难平。这是我的第一张油画。

  我似乎知道我为什么要画画了!我活着,我有思想、有感情......先是用音乐、用文字,如今我要用色彩来表达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画什么呢?对!就画那些曾经触及我心灵的画面,以及让我共鸣的想象。

  我没有技巧。我学。我买了一堆大学绘画教程,似懂非懂地啃。什么透视、阴影、色彩关系、构图,让我恍恍惚惚。有人给我介绍老师,我谢绝了。我认为一座美术学院成就了很多人,也害了很多人。绘画如同迷宫,进去难,出来更难。我就喜欢在门口向里面张望。我无师,但天下好画都是我师。

  画画不是画一辈子技法,把大学老师教的那点东西画到死。表达出自己想表达的,就是河对岸。至于怎么过河,你可以码字,也可以唱歌,我今天的选择是画油画。

  我认定内容决定风格,而不是相反。说形成风格,是骂你的,是指你不断克隆和复制自我。画葡萄出名了,卖钱了,于是画一辈子钱,还得意于人称某葡萄。我不耻。

  我想画《鬼饮食》,如果我画个淡雅的,能表现其本质吗?相反,我若画幅《知音》,能乌烟瘴气、人声鼎沸吗?风格不是万能的。有时看画展,看一幅就想走人,因为一墙的画一个娘生的。当然你对某种风格把握得好,这就要去选择适合的题材。试想如果何多苓用他忧伤之笔表现周春芽桃花的放荡和美艳,会怎样?

  我继续思考,继续画。这很可怕。因为我知道总会画到思想的枯井。好在我人生丰满,工农商学兵全干过,感触多多。最苦的日子最难忘,于是画了一组《一个知青的记忆》。

  绘画的革命,西方是革技法的命,中国是革思想文化的命。印象派革了写实的命,八大山人革了清朝的命,罗中立等人革了高大全的命。在中国,动荡的年代总会产生杰出的画家,从宋代至“文革”结束,莫不如此。

  可见功夫在笔墨之外。之外的修养与学识、勇气与思考。我妈说我这人生下来脑后有块很大的反骨。我讨厌写实。照相机革了写实油画的命,但很多画家甘当人肉相机,一辈子纠缠于画得像些、再像些。殊不知我用手机咔嚓一秒,够你画到死。

  我画不了实,也不想画,也画不好。如同不喜欢一个女人,我是不会孜孜以求的。我认为油画的利器是它的重彩,是色彩的冲击力。这异于国画。我试着用色彩宣泄我的情绪。

  我看重油画的气氛,如同读托斯托耶夫斯基的小说,读了多年以后,情节人物故事全忘了,但书中迷漫着的神秘气氛,一生难忘。绘画亦然。画得太清楚了,画布背后的东西也就模糊了。我画的《倒影是不真实的》,基于此。

  没功夫会常常画错,但错笔往往是神来之笔,如塞尚的视角错位。但我会故意画错,比如我要突出这个女人的腰长臀肥,我会把头和手臂故意画小,看着过瘾!在我这没规矩。

  所谓绘画艺术,其实就是夸张描述对象,而不是还原。一是往浓烈夸张,二是往素淡夸张。我愿意这样尝试,这才画了《中秋月》和《惊讶的自我》。两者有别。

  我认为高明的大师不靠讲故事,而是靠色彩和线条阐述,这方面的高手有梵高,有蒙克,表现主义就是这一类。

  去细节化也是我喜欢的,不仅仅因为我画不好细节。当你关注了这盘水果,女人体也就是余光的范围了,都是重点就没有重点。我只想知道不画什么,不想知道还要画什么。

  最早的初心,往往就是你毕生追求的艺境。如果想看世界的本来面目,没必要看一张画。一张画的色彩应当大于或小于事物的本色,正如我们追求了一辈子人生的最高境界,突然发现:饿了就吃,渴了就喝,困了就睡,才是很难达到的,一如无忧无虑的婴儿。可我们很多人已经做不到了,画画亦然。

  画画没有那么难!总之,我为什么画画?答案已经有了:因为人人可以画画。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心中的色彩去尽情地宣泄......你说对不啦?

  不信你也试试......

  2017年春节

推荐:

关键词:
0
0
0
0
0
0
0
0
下一篇:没有资料

网友评论 ()条 查看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推荐文章更多

热门图文更多

最新文章更多

关于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

声明:网站数据来源于网络转载,不代表站长立场,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客服删除。

CopyRight 2010-2016 旱冰学习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狗狗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