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速度轮滑 > 正文

【轮友分享】2016南京速度轮滑世锦赛马拉松赛组织工作

类别:速度轮滑 日期:2017-4-23 17:15:37 人气: 来源:

  这是著名的Sk8tckoool轮滑学校著名教练Sooty写的吐槽2016年南京大师世锦赛轮滑马拉松的文章,读起来颇有趣。其实水洗赛道这事几年前我们参加公赛时就发生过。这次可好,南京那“水洗赛道”导致很多赛手摔伤,国际轮滑联合会大师马拉松组委会兰迪也摔伤了。很多赛手赛前训练争取好成绩的努力也付诸东流。文章还吐槽了很多组织工作中的问题,这些问题真的很可笑。但是,我们不该把这些问题仅仅当个笑话看,希望有关方面重视这些问题,积极改进,不要再给我们中国的轮滑爱好者丢人现眼。这是著名的Sk8tckoool轮滑学校著名教练Sooty写的吐槽2016年南京大师世锦赛轮滑马拉松的文章,读起来颇有趣。其实水洗赛道这事几年前我们参加公赛时就发生过。这次可好,南京那“水洗赛道”导致很多赛手摔伤,国际轮滑联合会大师马拉松组委会兰迪也摔伤了。很多赛手赛前训练争取好成绩的努力也付诸东流。文章还吐槽了很多组织工作中的问题,这些问题真的很可笑。但是,我们不该把这些问题仅仅当个笑话看,希望有关方面重视这些问题,积极改进,不要再给我们中国的轮滑爱好者丢人现眼。

  虽然作者用词有的地方过激,甚至用了“IDIOTIC”(类似中文”“),但是文章对南京这次比赛组织工作中出现的各种问题的深层次分析,还常到位的(一个没有轮滑群众基础,没有轮滑文化氛围,不懂轮滑比赛,没有组织经验,单靠哗众取宠的国家、地方和,单靠有钱是组织不好轮滑比赛的,甚至会毁了这项本来就是小众的运动)。

  2016年9月18日清晨,我们往南滑向比赛段,眼前的情景简直令人难以置信,面是湿的!为什么竟有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没有下雨呀,自从星期五就没有下过雨,现在是星期日清晨六点半,面怎么会是湿的?为什么要把面弄湿?是谁把面搞湿的?是怎么把面搞湿的?一连串的问号。

  原来是南京市的环卫工人按照例行公事,每天清晨6点用洒水车清洗面。7点30分我们开始比赛时,部分段依然是湿的。于是,在一个阳媚的早晨,由于南京的组织能力,我们在湿滑的面上开始了轮滑马拉松比赛。

  在我的轮滑生涯中,在我的全部运动生涯中,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如此白痴的错误,他们把我们比赛的段都给洒上了水!就在比赛开始之前,他们人为地把面弄湿!旁边辅是干的,隔离带的绿地是干的,但是,轮滑比赛的段却是湿的。

  各个年龄组的赛手都在用一时间在同一出发线出发,没有任何不同颜色的号码布或其他方法区分不同的年龄组,所以整个比赛彻底成了一场猜谜游戏,你不知道是该跟谁还是该追谁。直到比赛结束我才知道原来300-399号是40岁以下年龄组,400-499号是50岁以下年龄组。 要是比赛前知道这个编号规则就好了。但是,就算你事先知道这个编号规则,在以时速40公里速度滑行的比赛中,35米以外你怎么能看清这些号码?因为他们可能在赛道的另一面呢。以前的大师马拉松赛,彩色分组编号是标准做法,这次为什么不用呢?!

  比赛的摄影车就在第一集团的前面,停在赛道湿滑的转弯处,离我们只有20米,一些赛手不幸撞到了摄影车上。

  还有一辆组委会的车停在赛道上湿滑拐角处,所以,当你转弯后突然发现一辆汽车意想不到地停在眼前!我热身滑过这里时,我仔细察看过这里,这里根本没有车,那辆车是在比赛中,我们到达这里几分钟前停在这里的!真是坑爹呀!!

  比赛滑整整8圈,终点线和出发线在同一,这并不奇怪,很多马拉松比赛的起点和终点在一起,但是,令我奇怪的是,难道这座城市竟有一个整整8圈的马拉松赛道?于是我们用各种带有GPS的手表测量了这条赛道,结果发现,这个“马拉松”赛的实际距离是41.4公里,并不时组织者说的标准马拉松(42.195公里)。

  赛后颁典礼上,没有给获胜者穿世界冠军的彩虹T恤,也没有奏响他们的国歌(注:这点可能是作者笔误,当时我在现场,国歌还是演奏了),这对那些全年辛苦训练,最终在比赛中实现他们梦想的男女运动员是极不尊重的。

  马拉松比赛当天还有很多小问题,包括混乱的注册程序、比赛出发没有次序,在健康证明、护照丢失等等方面都存在不少问题,但是,我不愿意更多地提及这些问题,而想讨论更重要的问题:为什么比赛组织中会出现如此之多的问题?

  混乱的比赛组织工作、二把刀式的工作态度、的计划正在毁了我们这项速度轮滑运动。不只一人对我说,如果下次比赛的组织工作还像这次南京大师轮马世锦赛,他们考虑退出这项运动。放弃速度轮滑,改玩自行车或速度滑冰,这对轮滑运动员来说都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如果速度轮滑运动的管理机构不做改变,这项运动只能继续萎缩。

  根据我的经验,由于语言障碍,与南京组委会或他们的代表进行有效沟通是根本不可能的,尽管通过南京组委会所谓的“翻译”,这种有效沟通也是不可能的。例如,您可以问他们超市在哪里,他们可以回答你,但是如果你想就轮滑马拉松比赛的细节问题与他们展开讨论,这常困难的,甚至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就南京组委会而言,他们认为比赛的组织工作一切都很完善,比赛搞得非常成功。组委会精心挑选了很多照片,照片上人人笑容满面,参赛者人数众多,孩子们饶有兴趣地观看比赛(组织者把他们带来,10分钟照完相走人)……

  比赛前夜有个会议,所有与比赛有关的人员都要出席,这本来应该是个简短的会议,结果由于组织方的各种问题,这个会议开得非常漫长(注:可能说的是赛前发放参赛号码的现场)。会议开到一半,国际轮联就退场了,没过一会儿,CIC的负责人也退场,后来,这会场就逐渐变成了“战场”。

  这些组织机构里的负责人都不知道,所有三方必须才能把比赛办得成功。如果有一方不称职,比赛就不可能成功。很明显,南京组委会是很不称职的。成功办赛靠的是团队合作,靠的是有效沟通,充分讨论,靠的是详尽的说明和必要的,靠的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遗憾的是,这些办赛机构缺乏的正是这种文化。

  很清楚,中国还没有做好承办世界轮滑大赛的准备,他们缺乏“特定运动项目“的办赛经验,他们缺乏必要的沟通技巧,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速度轮滑。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中国还能举办轮滑国际大赛呢?”答案只有一个字:“钱”!

  美洲狮Cougar是中国的一家大公司,据说它赞助了国际轮联30000美元, 一项速度轮滑运动区区三万美元就卖了身,这值吗?这是个明智的做法吗?所有跟我谈及此事的人都认为这简直是一场灾难! 一个价值10亿美元的公司只花区区30000美元就买了一个世界锦标赛!

  南京根本就没有多少人玩速度轮滑,轮滑爱好者也绝不像南京组委会的那样有25万之众。在整个南京世锦赛期间的每场比赛,除了运动员、教练员、参赛队工作人员,观众最多不超过200人,他们当中主要是有组织的10岁以下的小学生。这些“专业观众”还不是每场都去,实际上我只是在全部15场比赛的两场上午的比赛中看到了这些“观众”。大多数时间里,只有50人观看比赛,不管怎么说,南京的轮滑爱好者也到不了南京声称的25万。

  我通过一个小调查发现,南京的主要轮滑爱好者是10岁以下的小孩,或者是式轮滑爱好者。所以,很自然,他们不会来观看速度轮滑比赛,他们根本对速度轮滑没有兴趣,这是体现两种完全不同文化的轮滑项目。

  这一点充分说明为什么“世界轮滑运动会”是个错误的想法。绝大多数速度轮滑爱好者对式轮滑、轮滑球、滑板没有兴趣;绝大多数轮滑球爱好者对速滑或式轮滑没兴趣;我可以绝对肯定地说,玩滑板的不喜欢玩速滑的,还有他们那紧身速滑服。

  亲爱的国际轮滑联合会,不错,这些运动都有轮子,但是,器材不能界定我们的运动特点,一项运动的特点是由其文化内涵所决定的。这就是为什么速度轮滑与速度滑冰有更多的相同点,而不是与轮滑球、式轮滑有更多的相同点。

  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多地与国际滑冰联合会努力合作,而不是其他轮滑项目,世界滑冰联合会已经是奥运会,这是一个有利。

  言归正传,说到明年的“速度轮滑马拉松大师世界锦标赛”,组委会兰迪告诉我,这个比赛将不参加2017年南京世界轮滑运动会,而是5月底在意大利的LAquila举办!这是一个好消息:大师轮马世锦赛明年不在中国举办!

  尽管组织工作很混乱,但是,我们必须记住这些参赛运动员,他们一如既往,战胜困难,奋力拼搏,取得优异成绩。我们应该对以下飞驰在赛场上的获胜者表示衷心的祝贺:(注:作者提到了三名中国选手:女子60-70岁组金牌:宋秀云、女子40岁以下组银牌:蔡丽、男子60-70组银牌:李硕)

  南京速度轮滑世锦赛的成年组马拉松比赛还是很壮观的,有120名优秀的男选手和100名优秀的女选手参赛。每圈他们组成很长的编队以很高的速度通过起/终点。比赛过半时,第一集团减少到50人,他们的速度有可能在1小时内完成41.4公里(作者经过GPS运动手表的测量,比赛距离不够标准的42.195公里马拉松)的比赛。但是,多个U 型转弯的赛道赛手平均每1500米就有一个转弯后的再加速,所以任何加速冲出的战术都变得无效,最后在终点出现了集团冲刺的场面。

  不幸的是,青年组的比赛跟成年组安排在一起,据说原因是南京没有提供足够的封时间。也有人说是大师赛占用了青年组的比赛时间,但是大师赛仅仅用了90分钟(组委会临时把大师赛的时间从120分钟减少到90分钟)。男子青年组和女子青年组的比赛一共需要3个小时(包括热身时间),因此青年组的比赛决不可能利用大师组比赛的空档时间进行。所以整个比赛安排得乱七八糟。

  我个人认为,这种错误是组委会造成的,他们应该按照预先承诺的安排,留有足够的时间,按照比赛程序的时间安排各项比赛,也就是说赛道全天封闭,大师组的比赛也不应该提前到早晨7:30分。

  组委会可能认为“青年组和成年组一起比赛也没有那么糟糕吧?”对此,我只能回答“骑驴的不知道赶脚的苦”,不参赛根本不知道这种安排对每个参赛者个人会有多大的,让我来做个说明。

  因为组委会的和错误安排,使我的一个好朋友和其他五名非常优秀的运动员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为了这个比赛,他们刻苦训练多年,体能和技术都做好了充分准备。来自丹麦的菲利普.施密特(Philip Schmidt)花了数千小时的时间训练,花了父母、赞助人、募捐人和他自己挣来的很多钱,使他成为这项运动的顶尖赛手。他是一位伟大的马拉松赛手,处于顶峰比赛状态。比赛中他奋力跟随成年组的赛手,结果却名列成年组第25名,但是按青年组的成绩他是第二名。换句话说,如果任何其他比赛,他是银牌获得者。但是,这是所谓的“世锦赛”,他没有获得牌,没有站在领台上,没有面带笑容的照片,心理阴影可能会在他的心中多年。(我个人认为菲利普具有灿烂的前途,总有一天他会走出阴影取得佳绩,但是,问题是国际轮联应该给与获胜者应有的荣誉)。现在你们看到了吧,所谓的比赛规则和的组织工作和他们的错误是怎样在个人层面深深了一个人,一个优秀的人。更别说还有其他两名青年组获胜者同样失去了他们的胜者T恤和牌。所以,我在这里补写本应载入历史的南京速度轮滑锦标赛青年组马拉松赛的获胜者名单:

  国际轮联,南京组委会,所有参赛选手都是你们的伙伴,如果你们还有同情心,如果你们知道那些男孩和女孩们是经过怎样的努力训练而来到南京赛场,你们就应该说:“这种错误将永远不会再次发生,我们要努力改进创造我们的轮滑文化。”我希望你们给他们补发牌!

  南京轮滑协会已经无所地开始创建所谓的“世界轮滑运动之都”,他们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崇高目标,不可世界轮滑爱好者们期望。

  明年南京将举办世界轮滑运动会 Roller Games,其目的在于推广这项运动,让国际奥委会对我们这项运动刮目相看。因此,赛事所有活动必须精心安排,顺利进行,所有细节必须面面周到,精益求精。

  我们向组委会提供了全部必要的个人信息(护照、照片等等),但是我们迟迟拿不到进入赛场的入场张,也没人向我们解释原因。所以我们只好自己买票观看比赛。售票处说所有票都已经售光,可赛场里到处都是空座位。我们在售票处跟售票员争论了1小时20分钟,最终错过了300米比赛。

  第二天我们提前购买后一天的票,560元人民币(114美元)1张!太黑了!!又等了一天我们才拿到我们的入场证,我们才不需要买票了。可是,我们不能退回我们已经买了的票,也不能自己把票卖给别人。

  在公赛前技术会议上,当被问及一圈有多少米时,南京的官员说:“我们也不敢肯定,我想大概590米吧。”

  赛场所有的厕所第一天都被锁上不让使用,“toliets have been bad” (注:语法、用词都是错的)看到这样的英语说明,真是令人捧腹!

  观众席座位离赛道20米远,还在地水平线米,这种设计让观众根本不可能欣赏轮滑比赛的精彩和真谛。观众还不允许站起来或靠近赛道。

  志愿者汗牛充栋,到处都是,但是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授权,实际上他们什么忙也帮不上,他们什么也不能干,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控制人群。

  组委会提供的英语翻译水平太差,我们花了三天时间才找到一个勉强能用英语与我们“半交谈”的英语翻译。我不指望人人都会讲英语,也不指望遇到的人都能讲英语,但是,组委会提供的“英语翻译”应该会讲英语,这是他们的工作和必须履行的职能,否则,国际大赛怎么能顺利进行?我说的对吗?

  直到比赛前不到一周的时间,我才看到马拉松比赛的赛道示意图,这才发现以前听到关于赛道的传言都是错误的。我们两次接到组委关于赛道和比赛时间的正式通知,一次说是6.8公里一圈,11点开始比赛;另一个通知说是5公里一圈,7:30大师男子组出发,7:35大师女子组出发。 最终每圈变成5.2公里(这是我的想法,到底是多少仍不确定)。

  关于比赛出发的顺序,组委会也没有明确说明,大家都在猜想,不同年龄组是集体一块儿出发还是按年龄组分批出发?我希望是分组出发。不同性别和年龄的8组赛手同时在一条赛道上比赛,对比赛成绩来说,这听上去就是一场灾难。(以前的大师轮马世锦赛出现过这种问题)。

  颁典礼一般是个冗长的过程,每个项目需要6-7分钟,有时甚至8分钟。而这次南京世锦赛,每项颁超过11分钟的时间。 这样一来,四个项目(青年、成年、男子、女子)的总颁时间加上前后各10分钟的开始和结束的时间,超过了一个小时。

  在颁典礼上,我们应该对那些经过刻苦训练顽强拼搏而取得优异成绩的获胜者表示祝贺和赞美,但是,南京的颁仪式却喧宾夺主,颁嘉宾和官员大出风头而忽略了真正应该受到赞美的获运动员。如果我们要努力把速度轮滑比赛办成“观众友好”的活动,我们就不应该让颁仪式占用太多的时间而影响接下来的比赛。由于颁仪式占用了太长时间,很多观众中途退场,没有看后面的比赛。

  场地赛和公赛之间没有安排一天的休息,尽管比赛规则,两个比赛之间必须有一天休息时间。公赛和马拉松赛的时间安排也有问题,以至于6天的比赛没有休息时间,没有时间测试公赛和马拉松赛的况,没有时间通过测试况来调整比赛使用的轮子,也没有马拉松比赛前的休息日。

  青年组和成年组马拉松同时出发,混成一个集团,每支参赛队可以拥有16名队员,这简直是把比赛当儿戏,是对参赛者的不尊重。

  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关于“大师轮马世锦赛”消息,在比赛秩序册上根本没有列入这个项目,难道我们都是在“隐身比赛”?大多数的青年组和成年组的马拉松赛手都不知道在他们比赛之前,还有我们的大师轮马赛。

  大师轮马比赛也是5个年龄组同时出发!让35岁的选手跟40岁、50岁、60岁、70岁的选手同时出发!这彻底改变了轮滑马拉松比赛的风格和比赛成绩。为什么组委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安排?“大家凑在一起出发,作为赛事宣传,看上去更加壮观。”组织者如是说。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在这样一个国家举办比赛?!难道我们为了上的壮观图片而不惜毁了比赛?!法国第戎有超过400名大师轮马参赛者,而南京不到200名,尽管比赛报名6天前就截止了,可直到比赛当天我们也没有看到参赛人员名单。

  最后,我们听说,由青年组与成年组一块比赛的世界马拉松(Worlds Marathon) 将不能称为世界锦标赛(WorldChampionship),它只是一场国际马拉松赛( International Marathon),因为如果青年组与成年组一同比赛,这个比赛就不能称作世界锦标赛。

  那么大师组的比赛是世界锦标赛吗?因为所有年龄组的选手也是同时出发。如果说不是,那众多热衷这项运动的参赛者会感到愤懑,而那些比赛前一天或当天才到南京的人可能会觉得无所谓,因为他们来中国的主要目的是旅游。

  南京组委会还有很多问题,但是,这里已经说得太多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在马拉松比赛的前一天知道了第二天早晨7:30分比赛开始,这意味着我们必须4:30起床、吃早餐。女子青年和成年组9:30出发,男子11:00出发。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顶尖的马拉松赛手如何跟在16名哥伦比亚赛手组成的长队后面,或者冲出由15名队员掩护1名队长夺冠的重围。

  我1991年就参加了世锦赛,在我的记忆中,25年前的比赛组织的相当完美,与之相比,南京2016年世锦赛的组织工作差的实在是太远了!谈及轮滑进奥运,比赛的组织工作必须有大的改进。就南京这种组织和沟通水平,我悲观地认为,至少20年后我们才会有进入奥运的微小机会。

  我充分理解国际轮联把这项运动推向新的国家和推行全世界的良好愿望,但是,在选择新的举办国际大赛的国家时,我们必须选择已经为轮滑世界大赛做好准备的国家,有能力组织国际轮滑比赛的国家。

  还有很多小的问题我就不再一一例子举,请原谅我对南京速度轮滑世锦赛指出了这么多的问题,我也希望能为这个比赛写个赞美的文章,但不幸的是,我在南京的所见所闻没有给我写出赞美文章的经历。希望南京能够认识这些问题,在明年的世界轮滑运动会上有所改进,否则,南京世界轮滑运动会是我们这项运动的悲哀。

  推荐:

  

0
0
0
0
0
0
0
0
下一篇:没有资料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条 查看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推荐文章更多

热门图文更多

最新文章更多

关于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

声明:网站数据来源于网络转载,不代表站长立场,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客服删除。

CopyRight 2010-2016 旱冰学习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狗狗币